正强传动IPO携“兄弟股东”闯“造富”关:营收连降疑靠裁员保增长 毛利率异常遭监管“四连问”

  • A+
所属分类:欧洲联赛

来源:叩叩财讯

导读:为了避免报告期内营收与扣非净利润皆两连降的尴尬,正强传动也可谓是煞费苦心——如果不是其在2020年出现较大幅度减员,这区区68万元的增长也必将成为泡影。在即将到来的上市委会议上,盈利能力羸弱、发展持续性待明朗的正强传动能否获得上市委员的首肯家族“兄弟姐妹”股东能否随着“一人得道”而“全家飞升”?静待答案揭晓。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陈渝川@北京

编辑:翟    睿 @北京

在成立24年后,杭州正强传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正强传动”)即将迎来其发展史上最大的机遇和挑战——在2021年4月16日即将召开的创业板2021年第23次上市委审议会议上,正强传动能否获得A股资本市场的准入证,将在此一搏。

以从事汽车十字轴万向节总成、节叉及其相关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营的正强传动,此次IPO计划发行不超过2000万股欲募集2.87亿元投向“汽车转向机传动系统用零部件扩产”、“技术中心升级改造”和“信息化建设项目”等三大项目。

如果此次正强传动能顺利获得创业板上市委的放行,距离国内资本市场仅剩一步之遥的它,不仅将可能向A股投资者们募集到近3亿的资金,二级市场中的市值溢价也将使得其诸位原始股东实现“一夜暴富”登顶人生财富巅峰的梦想。

不过,基本面和行业景气度都不突出的正强传动能否顺利获得上市委的青睐,尚存较大变数。

“如果以两三年前的IPO审核标准,正强传动的拟IPO申请应该是走不到发审委或上市委审核这一步的,甚至可能早在申报初期就被监管部门劝退。在此前的某一段时期中,正强传动这种项目甚至可能连券商的内审都过不了。”来自沪上大型券商的一位资深保荐代表人向叩叩财讯表示,在2018年初,A股IPO申报曾出现过上百家企业的撤回潮,其主因便是监管层欲清理不满足申报“隐形”条件企业,而最近一财年的扣非净利润不到5000万,便是重要的清理“红线”。

正强传动刚刚出炉的2020年扣非净利润便仅仅只有4769万。

对于正强传动的此次IPO而言,报告期内营收与业绩的羸弱应是其最大的“痛点”,尤其关键的是,在行业景气度持续低迷之下,接连下滑的营收数据和差强人意的扣非净利润,更看不到有些许回暖的迹象。

在IPO报告期内,自2018年营收录得3.19亿之后,2019年和2020年,正强传动的营收已经接连持续下滑两年,而扣非净利润同样仅在2018年超过了5000万“红线”达到了5212.24万元后,2019年和2020年也皆仅仅在4700左右徘徊。

不过万幸的是,2020年,正强传动的扣非净利润在经过一些“特殊”处理后,终于以不到68万元的微弱增长,勉强暂逃营收与扣非利润最近连续两年皆负增长的处境。

正如上述所言,为了避免报告期内营收与扣非净利润皆两连降的尴尬,正强传动也可谓是煞费苦心——如果不是其在2020年出现较大幅度减员,这区区68万元的增长也必将成为泡影。

“一个企业如果连续两年营收和扣非净利润皆出现下滑,这是在拟IPO企业中非常少见的。很难让监管层和投资者相信其具有较强的盈利能力,其发展的持续性也将受到质疑。”上述资深保荐代表人坦言。

1)裁员降费保增长?

一般拟上市公司在报告期内应该皆处于迅速发展过程,在排除机械自动化替代人工的因素,大部分IPO企业在报告期三年内,员工人数应呈现增长的态势。

而正强传动却正好相反。

据正强传动此次IPO招股书(上会稿)显示,在2018年之前,其员工数还处于较快速的增长期,其中2017年底,公司员工总人数为553人,到了2018年,总员工数则增长近12%达到了616人,此外还有16名第三方劳务派遣人员。然而,进入2019年之后,员工人数不但未继续增长,反而出现了减员的苗头,人数消减至587人,第三方劳务派遣人员也减少至10人,而到了2020年底,第三方劳务派遣人数不仅归零,正式员工数也进一步减少至581人。

也就是说,2020年中,包括第三方劳务派遣人员在内,正强传动共至少减裁人员17名。

这17名人员的“离职”对于正在申请IPO的正强传动可谓意义重大。

据正强传动有关数据显示,2020年度其劳务派遣采购金额仅为15.30万元,与2019年度的81.29万相比,仅仅这一项便已经为其节约65.91万元。另外,以正强传动2020年员工平均工资10.36万元计算,在2020年离职的7位员工便为其节省了超过70余万的成本。

这也就意味着,在2020年员工包括劳务派遣人员的“裁剪”,便为正强传动“挤”出了136万的利润。而其在2020年扣非净利润仅比2019年增长68万元。那么,如果没有正强传动对员工总数的裁减,2020年的扣非净利润将很大可能持续下滑。

除了裁员缩编,正强传动的员工工资与同行业相比,在近年来也是大幅低于平均水平。

数据显示,在选取万向钱潮、冠盛股份、远东传动等同行业公司对比后,三家企业在公司管理及行政人员平均薪酬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为21.58万和20.29万,而正强传动的管理层薪酬却不及行业平均的一半,仅分别为9.87万和9.92万。正强传动销售人员的平均薪酬,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为16.01万元和15.34万元,而行业对应的销售人员平均薪酬则达到分别为21.27万元和19.89万元。科研人员方面,正强传动虽然一再强调自己技术的“先进性”,但研发人员在2018年和2019年仅11.45万元和11.62万元的薪酬,也远低于行业平均的16.41万元和17.75万元。正强传动生产人员的平均薪酬则是与行业平均薪酬差距最小的,甚至在2018年时还以9.4万元的平均数较大幅度超过了平均水平的8.28万元,但2019年,行业生产人员的平均工资已经增至9.59万元,但正强传动的生产人员收入不增反而大幅减少,仅为8.56万元,同比降薪幅度超过10%,虽然2020年正强传动生产人员的平均工资有所回调至8.9万元,但依然未达到2018年的标准,也远未达到行业2019年的平均薪酬。

即使裁员、低薪,近两年发展差强人意的正强传动依然还是未将最近一期扣非净利润“做”至5000万之上。

“与同行业的可比上市企业相比,正强传动无论是营收规模还是抗风险能力,也是远远不足的。”一位长期跟踪汽车零部件研究的券商分析师告诉叩叩财讯,在正强传动所主营的十字轴万向节总成等产品上,万向钱潮才是绝对的龙头,与正强传动产品较为单一不同,以生产十字轴万向节总成等产品起家的万向钱潮,在较早的时候就已经将产品线衍生至等速驱动轴总成、制动系统总成等领域,其年营收已经突破百亿规模,扣非净利润也是正强传动的数十倍,而其他可比的上市企业,如冠盛股份和远东传动,其年营收规模也都在20亿左右,净利润也早就过数亿。

2)监管层“四问”异常毛利率

一边是营收逐年下滑,另一边,正强传动的主营业务的毛利率也呈现异常波动的趋势。

据正强传动此次IPO的申报材料显示,2017年至2020年四年内,正强传动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 31.21%、 30.16%、28.87%、30.87%。

正强传动表示,2019年主营业务毛利率的下滑主要受十字轴万向节总成、节叉毛利率逐年下降的影响。

不过与行业龙头万向钱潮、冠盛股份及远东传动相较,正强传动的毛利率却高于无论是经营规模还是市场份额皆远高于其的可比拟上市企业。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度,作为行业龙头,万向钱潮的毛利率分别为25.36%、22.95%和22.35%。

对于正强传动毛利率的异常,监管层在对其IPO进行问询审核时,皆对该项指标进行了数次追问。

自2020年7月,正强传动正式申报其IPO申请后,加上审核中心的意见落实,深交所共对正强传动进行4轮问询,但每轮问询中,都对其毛利率的异常提出了质疑。

最初,监管层认为正强传动“毛利率水平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主要原因为万向钱潮汽车零部件产品总成类产品相对较多,但万向钱潮经营规模和市场份额远高于发行人,发行人维持高毛利率水平的潜在风险未在招股说明书中充分揭示”,并要求其“分析节叉和十字轴毛利率水平较十字轴万向节总成毛利率高出较多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符合行业特征”和“结合产品结构变化、对应单位价格和单位成本变化,量化分析并披露 报告期内发行人主营业务毛利率变化原因;说明发行人未来毛利率是否存在持续下滑风险,并充分揭示发行人毛利率水平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及其持续性的风险”.

在第二轮问询中,因正强传动在2020年1-6月份毛利率出现了上升,从28.87%上升至29.89%,而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毛利率则从26.96%下滑至26.22%,变化趋势出现了差异。监管层则要求正强传动解释其毛利率与行业可比公司存在差异的原因和合理性。

在经过两轮问询后,虽然正强传动每次都以洋洋洒洒数千字回复有关毛利率异常的质疑,但到了第三轮问询时,监管层的首要问询依然是聚焦其毛利率的异常。

据此前正强传动在回复前两次问询时称,其售后市场毛利率高于可比的冠盛股份,但销售费用率却低于冠盛股份,并解释称正强传动在国外售后市场以中高端产品为主,冠盛股份以自有品牌进入分销渠道,面临的市场竞争程度更高。

于是,监管层在第三轮问询中则继续追问其在国外售后市场以中高端产品为主的依据是否充分,并要其进一步解释其售后市场毛利率与冠盛股份存在一定差距的原因和合理性。

在最后一次的审核中心提出的意见中,正强传动毛利率的问题又第四次被问询,要求其进一步分析在向国外售后市场出售产品时,同国家、地区向贸易商、直销客户销售产品毛利率却存在差异的原因和合理性,并再一次提及要求其结合在亚非地区售后市场具体国家销售金额、主要客户、毛利率水平等进一步分析售后市场高于冠盛股份的原因。

“从监管层屡屡提及其有关毛利率的异常就说明对于正强传动的相关问题,不仅是其此次IPO监管层审核的重点,也可能是存在较大问题之处,多次的回复都未能打消监管的疑虑。”上述保荐代表人认为。

还未上市便出现裁员、低薪与毛利率异常等“瑕疵”,更未有高业绩傍身,正强传动此次IPO能否实现在其中蛰伏多时的股东们的‘’造富”之梦的确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正强传动如果IPO最终幸运得以审核通过,那么“一人得道,全家升天”的故事又将被照进现实。

与诸多家族型企业相类似,正强传动最初的创办由自然人许正庆与其妻弟傅强在1997年出资设立,而许正庆与傅强在此之前,皆有万向钱潮或其母公司万向集团的从业经历。

在对正强传动此次IPO实际控制人的认定上,许正庆、傅强、傅芸三人被最终确认,其中傅芸为许正庆之妻,亦是傅强的姐姐。

截至目前,许正庆与傅强二人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共持有正强传动超过84%的股份。

除了许、傅二人外,在正强传动的股东名单中还有许正环、许震彪、傅建权等三位自然人,其持股数皆为150万股,分别占正强传动此次IPO发行前总股份的2.5%。许正环、许震彪、傅建权的相关股份为2017年12月正强传动计划启动IPO时分别以675万元的代价获得,在经过正强传动股份制改制后,折合每股约4.5元/股。

而许正环、许震彪、傅建权三人则皆为许正庆、傅强等人的“兄弟姐妹”,其中许正环为许正庆之兄,许震彪为许正庆之弟、而傅建权则是傅强的妻弟。

如果正强传动此次IPO最后得以成功挂牌上市,即使抛去二级市场上市后的溢价,仅以其计划发行2000万股募集2.87亿元资金测算,其发行价便将达到14.35元/股,而许正庆、傅强三位“兄弟姐妹”股东在正强传动中的持股市值便将皆超过2100万元。

在即将到来的上市委会议上,盈利能力羸弱、发展持续性待明朗的正强传动能否获得上市委员的首肯?家族“兄弟姐妹”股东能否随着“一人得道”而“全家飞升”?静待答案揭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